首页 >西餐

听老茶师梁骏德讲述金骏眉的故事

2019-03-07 19:56:45 | 来源: 西餐

真正桐木产奇种的金骏眉是以灰色为主,有部分比较黑,也有金黄色的条,但金色的条没有那么多。现在外面都有金骏眉,但是跟桐木的比还是有欠缺,因为海拔和森林覆盖率都不一样,所以还是桐木的特殊环境成就了金骏眉。

近几年来,金骏眉是茶界一个既神秘又响亮的名字。其首创于2005年,茶青为野生茶芽尖,摘于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海拔1200~1800米高山的原生态野茶树。每斤金骏眉大概有六万至八万颗芽尖,是可遇不可求的茶中珍品。

如今,在中国的茶界,金骏眉无疑是一面火红的旗帜,由它带动的中国红茶消费热潮,已经从武夷山的深山席卷到全国各地。可以这样说,八万个小小的芽头,在不经意间撬动了一个不温不火的产业。如今,精品金骏眉的市场价格每斤已经超过了12000元,面对这匹日益强健的茶叶界“黑马”,很多人在兴奋之余,也有几多猜测。带着对金骏眉的仰慕之情,专程来到了武夷山,拜访了武夷山桐木村老茶师梁骏德先生,以此探寻金骏眉天价背后的工艺秘诀和生态密码。

在制茶方面,祖母是启蒙恩师

《问道·中国茶》:梁老您好!很高兴能够采访您。我们知道,您自己不仅仅是骏德茶厂的负责人,还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制茶师。那么您是什么时候确定自己一定要做一名制茶师的?谁在制茶方面对您的影响比较大呢?

梁骏德:算起来我是8岁时开始采茶叶的,我的启蒙老师就是我的奶奶。那时候,由于没有机械,茶叶采下来都是用脚揉的。我的奶奶脚很小,就是农村妇女,有裹脚的习俗。她脚太小揉不了茶,就教我做,所以我从8岁起就开始上山采茶,用脚揉茶了。

我的另一个老师就是我的父亲,那时,他主持江墩的茶叶生产。当时在加工的环节中,都有一个“过红锅”的工艺,这属于发酵后工艺,但是解放后遗失了。20世纪60年代中旬,上级领导特别重视传统的制茶工艺,还分配了一个农大的毕业生在桐木协助做茶。那个大学生就住在我家,非常勤劳地跟我父亲一起做茶叶,一个月的工资才24块钱。那时没有煤油灯,我们就把山上的毛竹叶片用水泡,然后再点着照明。泡完后燃烧的炭都是黑的。而我为什么对这个事情记忆这么深刻?因为那时父亲做茶,我就在旁边负责照明。

《问道·中国茶》:现在有很多的茶师,可制出的茶质量却参差不齐,这是为什么呢?制茶的精髓到底体现在哪些方面?

梁骏德:没错,制茶就是由那么几道工序组成的,随便什么人都会做,但是要做成好的产品难度就大了。同样的两个人肯定会做出不同味道和感觉的茶。我以前经常说:“要想做好茶,先要做好人。”除了天然的因素外,

听老茶师梁骏德讲述金骏眉的故事

很多时候,是人的经验和秉性决定了茶的好坏。

拿现在来讲,在制茶的过程中,‘萎凋’这道程序非常关键。什么叫萎凋呢?通俗来说就是鲜叶采回来是鲜绿色,通过萎调变成暗绿色。虽然可以这样概括,但具体操作上还是要靠目测,还有加温熏烟,这些都是需要经验的。现在,我仍然坚持自己的原则,就是让它自然发酵,因为自然发酵才是传统工艺。人为发酵既要加温又要加湿,程度比较难以把握。

金骏眉:好茶源自“奇山”

《问道·中国茶》:您刚才提到对于好茶来讲,自然界的因素也是极为重要的。那么现在市场上那么多的金骏眉,可以说价格从几百元到上万元都有,有的甚至已经高达两三万一斤。这种差别是产地的原因吗?您怎样看待市场现在的这些反应?这跟您的预期是一致的吗?

梁骏德:其实追溯起来,“金骏眉”是用正山小种的单芽制成的,它现在这么红火,离不开正山小种的重新振兴。正山小种红茶是从2000年再次被广泛认可的,那一年正好实施农残检测,正山小种红茶没有检测出农药残留,是有机茶叶。这样,国外的很多企业就认可了正山小种。

在我们这里,茶树跟外面的很不一样,不是一片一片的阶梯,而是一丛一丛分布,而且都分布在山窝里,营养充足。另外,市面上很少有像桐木这种环境生产的茶叶,我们这里可以说绝对没有农残。我们这里有12个自然村,海拔最高的“麻粟”有1400米,一半天气云雾缭绕,一半看得见太阳。茶叶生产环境特殊,口感就特殊。另外,桐木的森林覆盖率很高,没有成片的茶树,每丛茶树都是半野生的状态,鸟类多、天敌多,就不生虫。还有我们这里的茶树都是武夷山当地土生土长的奇种,叶子很苦,病虫害就很少。

现在,正山小种的产地仍以桐木为中心,囊括崇安、建阳、光泽三县交界处的高地,生长环境则牵涉了两省三县。但是这一地带茶园的总面积只有7000多亩,产量为40多万斤。

另外,金骏眉的采制期非常短,从每年的清明后到五月底,也就一个月的时间。而且我们只用春茶,茶期非常短。茶期短、采制量有限,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使得金骏眉的价格居高不下。

金骏眉的贵人缘

《问道·中国茶》:随着“金骏眉”的热销,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个茶到底是怎样来的。我们来之前也在上看过了很多的版本,传言是一位姓张的官员非常喜欢喝茶……

梁骏德:呵呵,外界对金骏眉确实有一些误传。说到金骏眉的来历,我们真应该感谢的是两个人。一个是姓阎的,1999年他第一次坐飞机进到武夷山,觉得这里的山特别美,就回去跟朋友介绍。于是他的朋友们也开车来桐木了。桐木的山吸引了他们,他们认定这里产的茶肯定好!所以2000年以后,他们就到这里来买茶叶。不过,那时候这里还只有正山小种。

那时候,我还在别的茶厂做制茶师,结果和张先生、阎先生成了好朋友。在他们的启发和劝说之下,我们一起试验用单芽制作红茶。记得第一批茶从2005年6月21号采摘开始,做到6月22号凌晨两点结束。第二天烘干后,我们一起品尝,觉得口感确实不错。然后,我们还拿天平称100克数其中的芽头量,以此推算出一斤金骏眉大概由五万八千颗芽头组成。

后来,金骏眉被他们带出了桐木关,带出了武夷山,就这样,金骏眉一下子名扬万里了。

《问道·中国茶》:但很多的客户却遇到了这样一种情况,就是说他们不知道怎么去鉴定真正的“金骏眉”,冒着风险花大价钱还经常买到假茶。不知道在金骏眉的鉴定方面,梁老有没有什么建议?

梁骏德:这个只要品尝一下,就能辨别出来了。真正的桐木产奇种的金骏眉是以灰色为主,有部分比较黑,也有金黄色的条,但金色的条没有那么多。现在外面都有金骏眉,但是跟桐木的比还是有欠缺,因为海拔和森林覆盖率都不一样,所以还是桐木的特殊环境成就了我们。

“做坏了一泡茶叶就很委屈,心疼啊”

《问道·中国茶》:很多人都称您为“茶王”,茶在您的生活中占据了一个不可或缺的地位,那么对于您来讲,是怎样界定“茶”和“人”的关系呢?您要离开了茶是不是特别难受?

梁骏德:没错,我这一辈子都跟茶结缘,离不开它。我很享受做茶的过程,也很享受喝茶的过程,好茶让我结交了很多朋友。我始终认为,先要做好人,才能做好茶,爱上做茶的人会变得很有耐心,要是一泡茶做坏了就很委屈。我现在每天早晨都喝一泡厂里新出的茶,从这泡早茶中,我能尝出这批茶采摘时的天气状况、工艺水平和质量程度。老茶师都有这个毛病,这也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习惯。来自《问道·中国茶》

ahao

猜你喜欢